独特的朱儒族爱情信物

(VOVWORLD) - 西原地区以其雄伟壮观的自然景观和包括朱儒族在内的各族同胞的独特文化而迷醉了游客。朱儒族有不少别具特色的风俗习惯尤其是婚俗。其中,最为特别的是新人的爱情信物——婚戒。

对朱儒族来说,银戒指是人人皆有的首饰,无论男女老少贫富,而且在节日和婚礼上更是不可缺少。朱儒族仍保留母系氏族社会制度,当女家向男家提亲时,少不了一对银戒指,这是按照男家要求而准备的主要彩礼,如果没有它,就提不成亲。对他们来说,银戒指如同一件重要的纪念物,是爱情和夫妻责任的见证。

独特的朱儒族爱情信物 - ảnh 1朱儒族的婚戒。图片来源:文献报 

西原地区民族研究专家梁青山女士告诉记者,男女双方互换戒指也体现两家之间关系的密切与和睦,因为这说明男家已同意让小伙子成为女家的人,而不会索要太多彩礼,只要一对银戒指作为信物就行。他们将它保存起来,作为新人成双成对的一种纪念物。

梁青山说:“这对戒指体现男女爱情,婚俗中少不了它。戒指是必备的,而且要时时刻刻在一起,少了一枚,婚姻将有波折。”

朱儒族的婚戒是两枚不同的戒指,新娘戴的是母戒指,叫做“斯离”(Sri),新郎戴的是公戒指,叫做“斯拉”(Sra)。当男女双方互换精致的“斯离”、“斯拉”时,他们将共同许愿永不分离。对他们来说,这对银戒指是美满婚姻的象征。朱儒族有句话:“爱上你,我送上圣戒。但愿咱俩早日成双”,因此,这对戒指具有巨大的精神价值,就连国内外游客也想一探究竟。

梁青山说:“这些戒指由朱儒族人用自己的双手制作。目前,已经有一个戒指制作手工艺村了。朱儒族通常把它们称作‘公戒指’和‘母戒指’,它类似西原地区其他民族的订婚手镯。其名和西原各个民族对各种事物的叫法一样,如:埃德族的克隆阿娜和克隆奴义意为‘母亲河’和‘父亲河’。公戒指和母戒指简单地说就是丈夫和妻子的戒指。”

独特的朱儒族爱情信物 - ảnh 2林同省丹阳县修查乡的伊阿戌艺人。图片来源:林同报 

目前,朱儒族依然保留银戒指制作这一传统行业,而且传承人越来越多,其中不得不提林同省丹阳县修查乡的伊阿戌艺人。据他介绍,制作戒指模具的主要原料是森林里的蜂蜡、黏土和水牛粪。

首先,艺人们将蜂蜡融化,插入一根圆形木槌,放凉了之后,形成圆柱形蜂蜡筒。艺人们按每个人手指的大小将其切成不同的蜂蜡圆圈。至于戒指上的花纹,艺人们也用蜂蜡制作,三条蜂蜡丝将能形成一个花纹的轮廓。戒指茎部也是用蜂蜡制成的,长约两公分,上面有一个用树叶作的漏斗,用以将融化的银液倒进去。

戒指蜂蜡造型做好了之后,艺人们将把它放进用水牛粪与黏土混合而成的溶液里,用半天到一天的时间晒干。随后,艺人们把晒干的蜂蜡圆圈放到炭火上烘,直到蜂蜡融化了,剩下的水牛粪和黏土就是制作戒指的模具。接着,艺人将炼好了的银液体倒进模具。成型后,要仔细地磨、洗、抛光,并在新郎戒指上嵌当地一种苞芽木鲜红色或深红色的果仁,新娘的戒指只要抛光表面和花纹即可。

伊阿戌告诉我们,制作戒指最难的一环是做模具。学起来也很难,眼睛和双手都要灵。他自己做了20年的戒指,但之前要花3年的时间学艺才能做出第一枚戒指。

他说:“我的一生与制作戒指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把手艺传给了学员,他们也日益与这一行分不开了。”

除了婚戒或产生感情的男女双方互换的戒指外,对朱儒族来说,银戒指更是人人都希望拥有的首饰。朱儒族十分相信戒指的信仰寓意,因此,他们依然天天维护戒指制作业和本民族婚俗中的各种纯美风俗。(完)

反馈

相关新闻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