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族村庄欢度卡特节

占族村庄欢度卡特节

(VOVWORLD) -宁顺和平顺是占族同胞聚居地。占族文化深刻体现在其服装、建筑艺术、雕刻、陶瓷和土锦纺织业上。10月15日至17日举行的2020年卡特节是占族同胞最大的年度事件。
越南昆嵩省布娄族村庄的忌讳节

越南昆嵩省布娄族村庄的忌讳节

(VOVWORLD) -在遭受巨大变动并给全村村民造成影响时,布娄族同胞都会举行祭天仪式,因为在他们的观念中,发生不幸是因为人类有过错,导致上天生气而降祸。为了让村民脱离苦难,村长老理事会将举行会议,选定忌讳节的举办日,这是祈求驱除邪恶,让善良重归社区的大节日 ...
城市中的岱依族村庄

城市中的岱依族村庄

(VOVWORLD) -在现代生活中保护每个少数民族的文化特色是一种巨大挑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母语、服饰、民歌和风俗。在维护民族传统文化过程中,太原省太海村完好保留了岱依族风俗。这也吸引了游客。
色灯村用上电后,生活面貌日新月异

色灯村用上电后,生活面貌日新月异

(VOVWORLD) -多乐省格穆加县库克乡色灯村是最贫困的村庄之一,自从接入国家电力网后,当地村民的生活日新月异。村里的果园、稻田处处充满绿色,每一个家庭都有了电灯,晚上家里更加温暖,各家的经济条件都在不断改善。
青衣瑶族村庄的艺人张氏花

青衣瑶族村庄的艺人张氏花

(VOVWORLD) - 虽然已经64岁了,但广宁省山区横蒲县广 罗乡的张氏花仍每天忙于在刺绣、唱歌免费培训班上授课, 以维护青衣瑶族文化精华,不让它失传。以其为社会共同体做出的很 有意义的贡献,张氏花荣获了“优秀艺人”称号。
壮阿朱和他的靠村庄脱贫致富的梦想

壮阿朱和他的靠村庄脱贫致富的梦想

(VOVWORLD) - 霍朵村是山萝省云湖县新开发的社区旅游点。如果说木州高原的茶田和昂村松林是游客青睐的停留站的话,那么霍朵村就以赫蒙族别具特色的风俗习惯和传统文化迷住了游客。推动开发山萝省门户村——霍朵村旅游潜力的人正是壮阿朱。
莱州省的模范村庄

莱州省的模范村庄

(VOVWORLD) - 一座座传统房屋、 一条条弯曲的石路,特色鲜明的少数民族文化, 这是山区莱州省乡村熟悉的景象。在这些村庄里, 居民们正在建设具有地方特色的新农村, 从而为当地新农村建设取得更好结果做出贡献。
莫农族村庄的村门节

莫农族村庄的村门节

(VOVWORLD) -莫农(M'Nong)族很久以前就在得农(Đắk Nông)这片土地上生活居住了,经过世世代代的积淀,最终形成了莫农族特有的传统文化 。莫农族传统仪式等诸多文化遗产 价值仍保留到现在。这些仪式体现了人们在生活中的思想、情感和愿望。其中,村 ...
朔庄省农村地区的变化

朔庄省农村地区的变化

(VOVWORLD) - 朔庄省各个村、屯日前举行极具高棉族文化特色的祭月节(Ok Om Bok)。节日折射出当地高棉族同胞的生活正日益改善。这也是新农村建设给当地带来的新面貌。
寺院与村庄文化

寺院与村庄文化

(VOVworld)- 北部平原地区是越南民族水稻文明的摇篮,因此,这片土地仍保留着越南文化的传统价值。北部平原也是佛教传入越南的第一站。对越南人来说,佛教既神圣又亲切,因此,在越南历史长河中,祭佛的寺院无处不在。
为多乐省村庄带去充满意义的绿色夏天

为多乐省村庄带去充满意义的绿色夏天

(VOVworld)- 每逢夏季,“绿色的夏天” 就又开始了。把学习搁在一边,大学生们又穿上蓝色的志愿者制服并开始参加今年充满意义的“绿色夏天”,前往多乐省贫困村庄,怀着为改变贫困乡村地区面貌做出贡献的心愿。他们随身的行装不仅是知识,更值得珍惜的是他们的爱心和 ...
伊拉克解放摩苏尔市南部4个村庄

伊拉克解放摩苏尔市南部4个村庄

(VOVworld)- 据伊拉克军方消息,该国安全力量8月13日向尼尼微省首府摩苏尔市“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发动袭击,并夺回了位于该组织大本营以南的4个村庄的控制权。
叙利亚成功收复150个村庄和城市

叙利亚成功收复150个村庄和城市

(VOVworld)- 俄罗斯总参谋部行动总局局长谢尔盖•鲁茨科伊(Sergey Rudskoy)中将11日表示,半个月来,叙利亚军队在俄罗斯空军的掩护下从恐怖分子手中成功夺回了53个居民点的控制权。
山萝省云湖县的赫蒙族村庄——长迪村

山萝省云湖县的赫蒙族村庄——长迪村

(VOVworld)-造访木州的游客除了游览风光外,还可选择村庄探险游,以了解当地泰族和赫蒙族同胞的生活。通往山萝省云湖县长安乡长迪村的狭窄小道令人印象深刻,路旁的古桃树开始开花。在粉红的桃园中掩映着一座座黑灰色的木屋。
依靠发展交通基础设施朔庄省农村面貌不断改善

依靠发展交通基础设施朔庄省农村面貌不断改善

(VOVworld)-作为还面临许多困难的贫困省份,多年来,由于关心投资发展农村交通基础设施,朔庄省社会经济逐步发展,生产不断进步,农村地区和偏远山区大多数居民的精神生活明显得到改善。